免费pos机

首页 >> 免费pos机: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 成都殡葬|葬礼采访|他们可以一个月赚几百万,也可以用刀互砍。
详细内容

成都殡葬|葬礼采访|他们可以一个月赚几百万,也可以用刀互砍。

  葬礼采访|他们可以一个月赚几百万,也可以用刀互砍。


  嗨,我是叶好久不见了。离开五个多月,我知道有些人已经因为拖延症而离开了。但我想我还是要解释一下。其实这个问题我准备了很久,也尝试过很多方法接近殡葬行业。我去过龙华殡仪馆。最后在香港陈世美误遇到酒桌上的刀,然后沿着刀遇到了三哥。


  妈的,早知道喝一杯就解决了,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01


  爷爷去年万圣节去世了。


  还记得司仪在葬礼上念叨的悲痛,仿佛对爷爷的离去深感惋惜。葬礼结束后,父亲手里拿着骨灰盒,司仪为他和爷爷撑伞。他隔着火盆为他送行,看着哭成泪人的姑姑,沉着脸说:“照顾好你的家人。”我知道这是他的工作职责,但那一刻因为陌生人的关心,我从心底感到温暖,以为司仪真的有职业道德。从那天开始,我就觉得殡葬行业真的太隐秘太伟大了,这也是为什么那天我开始怀疑他们为什么要从事这一行。


  “都是殡仪馆的模板。我以后会给你寄一份。大多数葬礼仪式都是为公共机构举行的。”小刀,听喝多了。我说这话,泼了一盆冷水。


  反正后来我就信了。死亡是神圣的,但殡葬业可能不是。


  小刀,我父亲十年前就开始搞葬礼了。14岁那年,父母离婚,和父亲失去了联系。因为不想给妈妈增加负担,中学毕业后开始疯狂成长。20岁那年,我和父亲重新取得联系,被父亲分配到一家院前医疗急救机构工作。


  在三哥,这个家庭三代人都在参加葬礼,他们的父母在中学就离婚了。我从小就吃得很好,在九晚五的事业单位工作稳定轻松


  没有几年后的那一集,小导和三哥也会像体制内大多数人一样,过着固定工资的规律生活。


  2016年,小导的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刀在没有任何想法的情况下游荡了一个月,他父亲的哥哥建议他接管生意。同年,三哥的父亲紧急打电话给他,三哥的祖父说他不想看到家里三代人做这份工作,但三哥忍不住父亲的软磨硬泡。


  26岁时,他们放弃了稳定的工作,投身殡葬行业。除了完全不熟悉的行业,老人和后妈都在指指点点,处处刁难。忙着和后妈分财产,公司员工总说“你爸绝对不会这样对我”。三哥刚入行时也是如此。大家都说他是亲戚家的,包完寿衣就被送到殡仪馆了。当他遇到他父亲的朋友时,他会说他在外面相处不好,或者回来做这个生意。


  但也是那一年,他们半路出家,白手起家,克服了一切困难。


  尴尬之余,同事们都想趁刀爸去世的机会,去偷他们家承包的医院。他战斗了8个月,救了它。三哥赢得了与沪一家著名医院签约13年的同事的投标。那个月,谍战片里所有的阴谋诡计都上演了,这个月给他带来了百万的净利润。


  从这里,他们看到了这个行业的巨大利润和人性的糟粕。


  02


  殡葬行业没有门槛,尤其是一站式殡葬。但是,由于死者家属往往在他们非常无助和不知所措的时候找到他们,再加上消费频率低,所有看似不合理的价格都变得可以接受,所以这成为了一个暴利行业。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大多是非专业人士,学历低,素质低。或者用三哥的话说,这个行业没有专业精神,只有服务态度。没有行业协会对定价的限制,所有定价和信息都是不透明的,很多业内同行找借口向家人收取天价丧葬费。也就是这两天,我才知道一个质量差的骨灰盒能烧成几万。


  “我入行后,大家都坐下来聊天,吹嘘我这个月下了多少订单,每个订单我都付了多少钱。他们都是很好的销售。他们给死者家属带来了什么?没什么。”,三哥不喜欢这个行业的氛围,有了百万月薪,他就独立了。


  不仅事情变得一团糟,生活也变得一团糟。因为钱来的太快,而且赚了很多钱,很多同行都有完整的吃喝嫖赌抽样样本,一晚亏20万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随时都有可能有人死亡,日程安排极不规律,家庭很难稳定。大多数人只有孩子没有配偶,或者娶一个K小姐为妻。极端情况下,有的人离婚五次,有的带两个老婆吃饭。


  整个殡葬行业混乱,每个环节都有利益输送。无论人死在哪里,信息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出售。


  例如,如果是急性疾病或非正常死亡,必然会报警或叫救护车,那么信息就会在救护车或犯罪现场出售。据说这些年,信息费也增加了。当年一个车身的信息费将近1000元,由车内三个人分。现在可以卖到一万块。


  这不是个人利益的授受,而是整个丧葬制度的常规操作。行业内称之为承包太平间。更正式的说,是yy竞价。即使公开招标,标准是什么?大家都没有品牌,没有敬业精神,只看谁跟yy关系更近。其实所谓的签约医院“零售”的是标准救护车上的信息,只是在这里打包出售,对应的信息费就是每年与yy相关的软支出。


  当然,要想完全承包一个yy业务,不能只靠医院的高层关系。为什么呢?因为人为财富而死,鸟为食物而死。如果整个yy家族不齐心协力给你死亡信息,你的分分钟就会被yy的基层员工“掐断”。Yy到处都有离尸源最近的位置,也是同行最愿意巴结的群体。行业内殡葬客户单价很高。对于传统的夫妻老婆店或者个体户来说,一个月从别人承包的yy泄露几个订单就够他们生存了。


  对于医疗来说,这样的额外费用也是相当可观的。殡葬行业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曾经有一个阿姨在权威yy的hsz桌上拿了3万现金,让她11月到1月在这层楼做hg。Hg一个月工资才几千块,这个阿姨敢拍三万块,说明她很懂规矩,这个投资回报率很高。


  为什么巴兄弟每年中秋节都要收月饼?因为同行不仅会私下贿赂,还会闹事。我见过刀一次。为了让他从马上下来,我的同伴在附近设置了PC,他们每天都去医院闹事,试图诱导他开始工作。但是,刀只把这种人当* *,因为大哥巴会先下手为强,根本不需要他出面。


  承包一个大众yy基本上可以保证今年的收入在几十万左右。当这个词是好的时候,人们可以做很多事情。如果我们再往前追溯,殡葬行业抢生意的手段将是原始和粗鲁的。Yy之前没有招标。对于武者来说,这真的是击落了江山“我先占领这个yy。你要偷我的生意,我就揍你一顿,直到你不敢来。”三哥说:“几年前,上海有新闻说,有两批搞丧事的人被从yy的二楼砍到了一楼。”


  我问后来怎么样了,他说上次打架失败的那一方再也不会来了。


  公众yy就是这样,更不用说私人yy了。莆田只认钱,一具尸体显然标价几千美元。只要你和这个yy家族合作,无论你是否和死者家属协商,都需要支付相应的信息费。然后,如果第一个死者没有选择你来为他们处理葬礼,那么既定的费用就会变相转嫁给下一个死者。周而复始,多少钱做事就看运气了。聪明的同事也想出了更多的办法来保证自己的利益:从病房到太平,的交通费,尸体的保管费,以及尸体的包装费.我可以为别人免费的东西收钱,多好啊!


  这件事发生在三哥,的一家私人yy公司,在那里,家庭成员被收取2700元的费用,看着他们的家人从病房到太平


  03


  这一行的暴利吸引了太多人,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这个低门槛的行业,竞争变得异常巨大。为了把你赶出你的承包地,他们愿意支付更高的信息费或进贡费。三哥创业后,尝试开拓线上客户渠道,百度的点击付费广告从一两年前的5元一次涨到了500元一次。有的同行一个月能在网上烧30万到40万。为了覆盖这部分成本,他们选择“阴阳合同”。丧葬费主要分为两部分。殡仪馆举行葬礼。这部分费用由殡仪馆收取,这是殡葬列车的既定成本。另一部分是殡葬服务提供的服务和商品,比如为你预约殡仪馆、提供寿衣、烧锡纸、设立灵堂等。


  为了利益最大化,同行可以选择编一份殡仪馆收费清单,增加一些物品或者改变殡仪馆的价格。比如把花从2000元换成4000元,加上免费的现场布置作为布置费。这样,你就看不到殡仪馆真正的报价,他们闭着眼睛也能报价。


  你觉得奇怪吗?在yy,我家人去世的消息被卖给了送葬队伍。我不仅要为家人的信息费买单,还要为他们的价格战买单。即使我选择百度而不是线下服务,我仍然无法逃避我花钱卖我家人去世消息的事实。


  萧导和三哥,和我一样,在得知殡葬行业的事实后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在这个行业里除了彼此几乎没有朋友,因为他们不喜欢那些做法。


  他们可以说是这个行业的一股清流。有明显标识,销售人员不得擅自提价或改变服务内容,服务以主要商品为补充。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不要做孩子的事,因为这是他们唯一会觉得不舒服的清单。即使有这样的业务,他们也只会提供免费咨询。


  众所周知,一个殡葬销售员拿着包来到现场,也是一样,无非是一个老人,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年轻人。但他们追求的是,能给每一个逝者一个TA的纪念,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逝者生前的故事。每次追悼会都会给两个业务员提供岗前甚至岗后服务,配备专属司仪,不看模板。


  虽然听起来像广告,但我发誓不会把二维码放在文末,也不会告诉你他们的店在哪里。)


  刀子的地盘上曾经有一个死人。她的丈夫穿着破衣烂衫,女儿穿着她父亲的破旧衬衫。他说只是为了向一个没有家人的家庭寻求医疗帮助。一个基本的葬礼需要2万元左右。他觉得这个家庭负担不起。最后,他选择给他们一个骨灰盒,教他们手拉手做什么,不收费。


  而且三哥并不依靠承包yy作为主要的客户渠道,即使这让他失去了曾经的高薪。但是正如我在开始时告诉你的,三哥从小就是一个衣食无忧的人,他不需要为了这笔钱做任何违背他内心秩序的事情。他们有更大的梦想要实现。


  这两个人的故事可以称之为相爱相杀。


  起初,三哥想yy抢刀,但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刀并不像他那样喜欢这些东西,刀也觉得三哥是个可敬的对手。所以它一拍即合,决定通过互联网让一切变得透明和开放。他们与电商平台合作,把所有的商品放到线上,然后在线下为客户提供服务。除去信息费的隐性成本,所有殡葬产品的成本就变得合理多了。


  如果大家都知道线下服务的成本包含了这么多水分,也许会有更多的人选择线上搜索。这样家属才能享受到合理的价格,殡葬行业也会更加注重服务质量,趋于良性竞争。


  他们享受革命的过程,也许最后享受到凉意的不是他们,但是种树可以让他们玩得更开心。三哥不太在乎钱,但陌生家庭成员的感谢和为死者最后一条腿做点事的成就感让他更加着迷。对于小刀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我想要一辈子坚持的东西。殡葬行业的变化让他觉得生活充满了挑战,生活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过,小刀和三哥都认为这样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因为恶性竞争已经激起了部分家庭成员的愤怒,行业几乎无法承受这样的价格战来迎来“惊雷”。


  给他们希望的另一件事是,在被刀感染的yy里,一个家庭成员从刀里买了一件寿衣。后来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在三哥的一家商店买了一件比较便宜的寿衣,三哥送来之后,顺便为他们举办了后续的葬礼。家人还退回了刀的裹尸布,并拒绝了卖刀的售货员。


  04


  在这样的行业,很难不看世界。


  他们可以吐槽同行,尽全力改变行业,但不能怪家人。


  小导说,他接待过一个死者,住院前他所有的朋友都帮他办了手续。但他去世后,我联系了他儿子,得到了回应:做你喜欢的,反正我不在乎,然后我通过pcs得到了相应的回应。他的朋友建议他们处理善后事宜,但因为他们不是直系亲属,所以不能带走遗体。直到今天,这位父亲已经在太平的冰箱里躺了两年多。


  三哥说,他有一次去死者家里讨论善后事宜。结果,他看到六个孩子在老人身上争抢金饰。三哥愤怒地转身离开了。还有一个死人,膝下无子,把房子给了侄子。早上和去世的姐姐谈善后的时候,一帮亲戚在搬电视机和家具,下午来送物资的时候家里已经空了。就连追悼会也只有我姐姐家的四个人参加。点汤的时候,姐姐无奈的问三哥,如果只有我们四个人怎么办?


  也许你觉得这些很极端,但一般来说,大家都只想尽快完成这个任务。我遇到过收了30万丧葬费说只能把事情简单化的人,我也遇到过在呼天,抢地现场哭着告别尸体马上笑的人。如果非要追根溯源,我们说上层没有信仰,底层缺乏亲情。但是就像小刀说的,如果一个人一生中和你在一起这么久,如果他知道自己最后一段旅程是敷衍了事,他真的会幸福吗?


  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承办人的引导。现代人很忙,忙到家人去世连三天的守夜时间都没有。然后销售员会交一句话,“那就用电子蜡烛吧,白天是空的,晚上一直亮着。你真的很忙,死者能理解”。


  殡葬行业真的没有标准,只是一个名字或者一个借口。在传统的灵堂里,画像必须朝南,但到了现代,可能因为电视机被遮挡或者房子的结构达不到要求,就不跟了。这时,业务员也可以适时地说:“放在西方,人在西方。”


  业务员心情愉快轻松,收到钱后能尽快把事情办好,不需要想更多的办法克服实际困难。家人也可以来台,不用背负不孝的骂名。


  用温水煮青蛙。今天,大家都崇尚简约和敷衍。


  即使看了这么多,萧导和三哥也没有对死亡变得更坦然。


  虽然他们没有宗教信仰,但他们仍然相信来世。我问了一个弱智问题。我说,你怕死吗?他们说,不害怕是假的,他们不会因为做这份工作而平静。当他们将来要死的时候,他们必须同样害怕。


  05


  还有一个细节想和大家分享。


  我问三哥,你见过最悲伤的家庭是什么?


  三哥说,悲伤有很多种形式,你分不清谁最悲伤。有的在追悼会上哭着打滚,有的哭着撕心裂肺。然而,也有一位死者的爱人来到追悼会,平静地要求第一个房间给她一些死者的骨灰。她想把它们带走。你觉得谁更难过?


  我打断说,如果我是原著,我就不愿意。死前没有完整的丈夫,至少死后没有。


  三哥说,当然,原配不愿意。我偷偷给你的。


  写在最后


  受限于篇幅,很多东西无法深入说出口,关于三哥和这把刀还有很多观点无法呈现给大家。


  小刀是一个理智且对温度敏感的人,三哥是一个理性且坚定的人。我真的很欣赏他们的言行。在改变规则之前,他们不可避免地仍然遵守规则,并尽可能不违反原则。但在泥淖中,还能一尘不染的已经是英雄了。


技术支持: |
返回顶部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