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pos机

首页 >> 殡葬 >>殡葬 >> 殡葬|“禁止携带骨灰盒”、殡葬业公共利益与市长/市场定位矛盾不明
详细内容

殡葬|“禁止携带骨灰盒”、殡葬业公共利益与市长/市场定位矛盾不明

  “禁止携带骨灰盒”、殡葬业公共利益与市长/市场定位矛盾不明


  宁乡市殡仪馆4日发布通知来源:宁乡市殡仪馆


  最近湖南 宁乡市目前,当地正在对殡仪馆支部书记和馆长进行停职调查,并命令宁乡市 纪委是否对“天价”骨灰盒进行利益输送干预调查。上述通知也已收到撤回命令。


  当地反应还算迅速,积极介入调查也是对民生问题的回应。但是,与此事件相关的骨灰盒价格异常高,可能的垄断经营和背后殡仪暴利等问题显然还有进一步反思的空间。


  根据2012年国家发改委、民政部 《关于加强殡葬服务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的要求,殡葬基本服务收费标准由各地价格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在成本减盘或成本调查的基础上,按照非营利原则,根据财政补贴情况,严格批准并及时调整。


  基本服务包括遗体保管、火葬、遗骨保管等内容。也就是说,殡仪馆提供的骨灰盒坚持“非营利原则”,不能定价过高。否则,就违背了葬礼业界的公益基础。


  价值14880韩元的“天空”价格骨灰盒


  价值200韩元的骨灰盒


  但是殡仪馆提供的骨灰盒,不管最高6001韩元的中标价格是高是低,只要看到骨灰盒通过殡仪馆转手后14800韩元的价格和150%左右的利润率,就足以引起怀疑。不是提供公益服务,而是为了获取利润。(威廉莎士比亚、温斯顿、公益、公益、公益、公益、公益、公益、公益)去年,该殡仪馆仅出售骨灰盒的事业就实现了500多万元的营业额,足以支撑这一点。


  对此,更大的争议是——“禁止自己的骨灰盒”,专门为牟利的动机提供了某种“资料依据”。只能在殡仪馆买更贵的骨灰盒。这可以直接给殡仪馆带来收益。但这显然与殡仪馆的公益属性背道而驰。


  更何况,这种方法直接违反了前面提到的《指导意见》“不得限制或采用增加额外费用等规定”,这是限制使用原本的骨灰盒等文明葬礼用品。


  传统中国一直说“国大事、祭祀和戎”,所谓“谨慎从宗,民德是个厚男人”。进入现代社会后,人们开始喜欢更加简洁的葬礼礼仪,但传统文化的精神核心仍在转移。在殡仪馆化妆是生者和死者的最后一面,代表着死者最后的尊严。即使是在这个领域,如果要沾染暴利的铜臭,也没有对生命的恐惧。这次舆论涉嫌在葬礼上禁止携带骨灰盒后,禁止垄断经营和运输利益。尽管有关馆长否认了这一点,但结合明显的利益动机来看,这种推测不是没有根据的。这本质上是因为殡仪行业的公共利益和市长/市场位置矛盾不明确。


  自2012年以来,我国殡葬服务业不断鼓励社会资本进入额外的增选项目,但坚持尸体拾遗、保管、火化、遗骨存款等必要的基本殡葬服务或公益化运营,主要由民政局殡葬管理处管理。但是改革在一些地方的实施中反而变味了。


  另一方面,一些地方主管部门利用行政审查权限保护个别殡仪馆的利益,造成事实上的垄断。甚至有些民政部门干脆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身份直接参与殡仪馆的经营,以“一套人马,两个品牌”不让政企不分。另一方面,他们不坚持独家公益原则,价格不透明,随意“市长/市场”,天价殡葬服务层出不穷。


  宁乡市殡仪馆禁止带骨灰盒,但这只是地方殡葬行业管理体系不明确的另一种病。当地要彻底调查这背后是否有利益,但要从根本上贯彻丧葬改革公益和市场两点原则,找准灶,沟通丧葬服务管理的制度矛盾,让丧葬场回归公益本色。(威廉莎士比亚、殡仪馆、殡仪馆、殡仪馆、殡仪馆、殡仪馆、殡仪馆、殡仪馆)这样,殡仪馆重拾才能对死者产生敬畏和对民生的敬畏。


技术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