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pos机

首页 >> 公墓 >>公墓 >> 成都殡仪|殡葬服务平台带你了解你不知道的——暴利世界。
详细内容

成都殡仪|殡葬服务平台带你了解你不知道的——暴利世界。

  殡葬服务平台带你了解你不知道的——暴利世界。


  赚钱容易,赚钱难。


  在市某镇, 聊城, 山东,杨先生从镇上一家专门生产殡葬用品的作坊里买了几个纸篓和一把纸币,花了10元钱。“成本高达2~3元钱,老板赚了利润。”


  “每一块寿衣批发都有20~100元的利润;零售利润高达600~1000元。”这是江苏“升仙”品牌寿衣工厂为吸引顾客而做的一则广告,但当作为代理商询问时,对方真的给它泼冷水了。“要成为寿衣,人,你必须了解当地的习俗,比如你喜欢用什么样的面料和颜色,否则你肯定做不到。”一位女职工说,我们批发给一级代理,每件衣服会增加5~10元美金,一级代理卖给零售客户,每件增加20~100元。如果我们直接开店零售,每件的利润可以达到600~1000元。


  销售人员提供的中山装寿衣批发价更便宜,最低每套17元,最贵60元,而北京寿衣一套普通中山装零售价都在千元以上。


  “别看寿衣零售利润高,你无能为力。做零售,你需要在临街租一家店,开一家劳动工资比较高的。与油、盐、酱、醋等日常消费品不同,寿衣的消费频率很高。有时候一个月只卖一两套,还得高价卖出才能收回成本。不过批发没那么贵,量也比较大。”升仙工厂的工作人员强调,“虽然在北京,一套中型寿衣能卖到1000多元,但前段时间从我们这里进货的北京殡葬用品店老板做不到,就把店转让了。”


  她告诉我,因为殡葬用品的消费不高,一旦有顾客来了,她就会抓住他们。“正常情况下,一个家庭有四个老人,一个可以做另外三个。”


  如果你做殡葬用品批发生意,你只能覆盖街上没有强关系的寿衣店。要想把殡葬用品直接卖到目标人群最集中的殡仪馆,难度相当大。


  "在深圳殡仪馆,出售殡葬用品的摊位必须经过招标."老板陈在2001年开始进入殡葬行业。目前在拥有一家品牌工厂和两家殡葬用品商店何告诉我,参与竞标的骨灰盒、等厂家与殡仪馆或民政系统官员有一定关系。


  据陈老板介绍,深圳殡仪馆的殡葬用品销售价格是中国殡仪馆中最低的。“进价加30%利润,原来的4000~5000元现在降低到2000~3000元”。


  为了争夺客户,这些殡仪馆里的殡葬用品制造商不得不聘请专门的销售人员来做“促销”。“有外国人也有本地人,一般都是亲戚,基本工资都在2000元以上,每个厂家的提成都不一样。”虽然在殡仪馆卖可以获得很高的溢价,同时也可以批发规模出货,但是殡葬用品厂家要做大并不容易。以陈自己的寿衣厂为例。虽然起步早,产品可出口港澳台、东南亚,但只有一个20~30人的车间,每年生产裹尸布上万套,“半年生产,半年放假”。“这个行业从业人员很多,但规模不大。”老板陈说。


  中国,北部最著名的裹尸布生产基地武清区, 天津市, ——六道口村,长约1公里的主街道两旁有两三层楼房,但门口却肆无忌惮地挂着“XX裹尸布厂”的字样。当你进入它时,你会发现房子很深。临街的房间用于产品展示和批发,里间负责生产。规模确实小,但这里的分工很明确。有的做生日枕头,有的做中山装,有的做棉袍。


  “寿衣厂接到一批订单时,没有现成的布料,布厂也不会零售,所以寿衣厂不得不买断一批布料,按照这批布料加工衣服。寿衣的产量不大,布料的成本比加工能力大的时装要高。”陈老板说:“一套衣服,从里到外7-8件,加上鞋帽,都是手工绣的,带扣的。批发价至少300~400元,国营殡仪馆零售价至少1500 ~ 1600元。”


  据了解,即使像陈这样的老板是多老板,他的身价也只有几百万元。真正的利润来自殡葬服务,这些服务一直被国有殡仪馆垄断或与之密切相关。


  巨额利润都在殡仪馆。


  “丧导比空姐漂亮,告别厅旋转的频率比酒店快。”这是王小姐去年在八宝山,北京的殡仪馆参加一个朋友的亲戚朋友的葬礼时看到的。


  中国人寿集团在招股书中披露,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一直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社会名流提供殡葬服务:118名员工、15座焚化炉和14座灵堂。2008年营收2.74亿元(人均贡献营收232万元),净利润3256万元。这已经完全符合一的标准了。


  “殡仪馆以前是清水衙门,现在成了民政系统的摇钱树。”老板陈说。在台湾, 香港等地,政府只照顾尸体运输、火化等少数环节,大部分殡葬服务都由政府负责。在中国,因为巨额利润,国有殡仪馆一直不愿放手。要想参与暴利,没有人脉不行。


  《南方周末》报道中国人寿集团如何进入重庆殡葬系统。2005年之前,中国人寿集团创始人刘添财,在台湾从事殡葬业务十几年,摊子不算小,收入2000万元。他一直想进入中国大陆的殡葬市场2005年的一天,刘添财参观了湖南,的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见到了当时在长沙工作,后来担任中国殡葬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张宏昌,在张宏昌,的带领下,刘添财选择了重庆作为进入大陆市场的突破口。最后,刘添财落户当地民政局,并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来撕开重庆市场:愿意留任的原殡仪馆干部可以拿两份工资,——原事业编制工资不变,中国人寿集团返还一份。


  刘添财的努力显然是值得的。他获得了包括江南殡仪馆在内的重庆,三家殡仪馆的综合经营权,甚至还获得了台湾不对外开放的火化权,自2006年进入重庆殡葬市场以来,业务蒸蒸日上,营收从2007年的3694.7万元增长到2009年的4750万元。2009年,中国人寿集团在中国大陆(重庆、四川4家殡仪馆)的殡葬收入占总收入的71.4%,2010年上半年上升至77%。"没有重庆,的业务,中国人寿不可能上市."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中国人寿集团“聚财”的手段在于丰富多彩的一站式增值服务。来自台湾的刘添财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在台湾,殡葬业是一个开放的、完全竞争的行业。为了取悦消费者,它不仅大量做广告,甚至雇佣年轻的美女作为美容师。像蒋介石,后裔蒋友柏,这样的“贵族”也可以下半身设计“天堂告别场”。通过各种服务赚取高额利润。2007年全行业净利润51亿新台币,员工年终奖相当于3~20个月工资。


  以江南的殡仪馆为例。员工可以在死者情况危急时提供咨询服务,及早控制客户。“医院在太平有居民,或者和太平的工作人员关系密切,如果有人在病房去世,病房里的医护人员会叫太平的人来接* *,太平的工作人员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立即派人向家属介绍殡仪馆的服务流程和价格。”老板陈说,他不会给太平,的员工发工资,但作为商业帮助的交换,他会帮医院处理一些无主的* *,“(这些* *)找不到家属发工资,国家也不会发工资”。


  从派车接尸开始,漫长的殡葬服务收费就开始了:备寿衣、接尸、穿脱衣服、消毒冷藏** *、化妆、灵堂、住宿、茶水餐饮、花圈、火化、骨灰盒、墓地.


  除火化等少数环节由国家民政部门硬性定价外,裹尸布、花圈、骨灰盒、公墓等增值服务的定价只能报主管部门。但业内人士表示,既然主管部门最后想和它“分一杯羹”,怎么能切断自己的财力呢?在江南,每个殡仪馆14600元左右的收入中,火化服务的收入只有1550元左右,其余大部分来自增值服务。例如,在重庆,的葬礼上,家庭成员通常会在灵堂里呆两个晚上。江南殡仪馆根据客户需求提供“温馨”的茶水和点餐服务,包括快餐盒饭、200~500元一桌的大餐、晚上的夜宵。一旦有葬礼,灵堂里就挤满了人,还有各种娱乐活动,比如打牌、打麻将。殡仪馆工作人员走过它,就像服务婚礼一样。


  虽然殡仪馆内到处写着“禁止拍照”的字样,但如果顾客需要,殡仪馆也可以提供摄像服务,记录整个悼念活动。


  有些家属不愿意把棺材存放在殡仪馆,江南殡仪馆也可以提供“抬棺服务”:用轿子把棺材抬上车,要200元。如果要举行抬棺仪式,会有7名工作人员“开车走”,1名引导,6名抬棺,收费1280元。


  “骨灰盒正常卖2000到3000元,紫檀盒2万到5万不等。”工作人员介绍。据调查,在武清, 天津,一个好骨灰盒的批发价只有400元。


  “殡仪馆有专门的墓地。墓地的价格取决于高度、位置和朝向。中价3 ~ 4万,好点的7 ~ 8万,豪华的10万以上。其他墓地(墓地价格)也类似。”


  “有的(家属)买得起高端,有钱有面子,有的处理起来简单,可以直接发货火化。”老板陈说。因此,殡仪馆工作人员在介绍各种服务时,往往会漫不经心地询问死者家属的背景和关系,因为这往往决定了客户的消费能力,而消费能力又决定了他们自己的收入水平。据重庆,一所民政管理学校的学生说,(中国)的工作人员通常获得基本工资加佣金。


  台国宝集团大股东之子刘友麒,于2005年投资40万美元创办的湖南怀恩(现已有22家连锁店),甚至提供临终关怀服务,让老人提前规划好自己未来的事情,也取得了丰厚的收益:2008年营收* * 57万元,净利润1380万元。


  陈老板相信,那些已经上市或者有一定品牌效应的大型企业,一定能够在中国逐渐放开的殡葬服务领域中走在前列,做大做强。


技术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