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pos机

首页 >> 殡葬 >>殡葬 >> 成都殡葬公司|殡葬二十五年:殡葬服务从千篇一律发展到个性化。
详细内容

成都殡葬公司|殡葬二十五年:殡葬服务从千篇一律发展到个性化。

  殡葬二十五年:殡葬服务从千篇一律发展到个性化。


  3月29日,明阳山, 长沙,殡仪馆的主持人颜焰平,正在准备第二天要演奏的音乐。随着殡葬服务的转型升级,越来越需要个性化、高质量的服务。她选择学钢琴。图/记者金林


  3月29日,司仪袁园,在明阳山, 长沙殡仪馆插花作为司仪,他必须知道一切。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告别。告别青春,昨天和亲人。


  而匆忙的岁月,总是让我们没有时间去告别那些一去不复返的美好。每到清明节,祭奠和缅怀故人就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个重要仪式。


  每天都有这样一群人见证着沉重的告别。正如日本经典电影《入殓师》中所描述的,他们怀着对这一职业的敬畏和敬意告别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吉海清明前夕,《潇湘晨报》记者采访了湖南,殡葬从业人员和管理人员以及高校殡葬专业负责人,从他们的经历中窥探湖南殡葬业的发展变化


  潇湘晨报记者宋凯欣实习生王佳箐长沙报道


  48岁的老游当了半辈子的殡葬师。他为老人、儿童和年轻人主持了各种葬礼。很多时候,葬礼的气氛是沉重而压抑的。最坏的情况是,一家三口死于车祸,孩子才几岁,三口棺材都放在灵堂里,家人痛哭流涕,压抑到令人心碎。


  “你别担心,死的不是你家人!”在葬礼上,一些家庭成员喜欢在司仪上发泄他们的情绪。这是老游一位同事多年来被骂得最多的一句话。


  作为长沙,市中心唯一的殡仪馆,老游和他在明阳山的同事每年举办8000多场葬礼,平均每天20场葬礼,七八个司仪轮流主持。劳累的工作,平均的工资,低下的社会地位,成了殡葬工作者的缩影。


  “说实话,大部分殡葬服务从十几年前开始就没有太大变化,只是跟着流程走。”明阳山殡仪馆馆长李宁,指出,一些殡仪馆工作人员的平均年龄超过40岁,“缺乏新鲜血液和严重缺乏创新能力”。


  与此同时,公众对殡葬服务的期待也在不断提高。如何让殡葬行业与时俱进,成为湖南殡葬人的一个命题


  11岁女孩的“告别派对”


  与其说是葬礼,不如说是告别会。


  五颜六色的彩带装饰了整个房间,地上铺满了鲜花和洋娃娃、海绵宝宝、哆啦A梦和小猪佩奇,这些都是这个小女孩的最爱,是她每个生日和节日积累的。


  仪式结束后,舒缓的钢琴曲和小提琴声在空中回荡,气氛轻松愉悦。小女孩静静地躺在花丛中,安详地睡着了。她的家人围坐在一起,悲伤地看着她,低声啜泣。两天前,小女孩和她的家人在外出途中遭遇车祸身亡。


  作为主持人,明阳山殡仪馆的殡葬师傅老游,认为,这次会议还是和以前一样,有一套设置会场、举行追悼会、致悼词的程序,大概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悼词有模板,稍加修改就可以使用。”老游已经工作了几十年,他一直都是这样。


  然而,小女孩的家人提出了不同的要求。他们不想让追悼会变得沉重和严肃,甚至沮丧。他们想让这个小女孩轻松快乐地去天堂。“所以不如叫它‘追思会'."’小女孩的父母对场地的布置和氛围的营造也提出了一丝不苟的要求,这让老游有点着急。”很多东西是临时买的,我们没有准备好。“连追悼会的音乐都是小女孩的父母莫扎特《安魂曲》选的。


  在追思会,的那一天,一家人围坐在小女孩的尸体旁,依偎在一起,回忆她的生活。伴随着《安魂曲》,整个气氛安静祥和。老游和他的同事们看了许多大场面,忍不住鼻子发酸,眼里含着泪水。


  两年前的这次特殊经历让老游和他的同事们产生了个性化殡葬服务的想法。


  明阳山个性化定制服务


  几个月前,负责司仪的明阳山殡仪馆馆长李宁,也经历了一段难忘的追思会一位38岁的母亲,生完孩子第二天病重去世,悲痛欲绝的家人来到殡仪馆询问善后事宜。


  为了让死者家属有一个良好的情绪宣泄,李宁建议为死者举办一个特别的追思会。“我们取消了以前的花圈、挽联、横幅,代之以紫白色的纱帘。”李宁认为紫色代表高贵和永恒,白色代表纯洁。


  在身体的侧面,司仪将花朵摆放成蝴蝶的形状,利用灯光效果使“蝴蝶”的颜色不断变化,给人五颜六色蝴蝶飞舞的感觉。在“蝴蝶”上,死者的照片被放在里面,这意味着他们已经离开成为一只蝴蝶。在灵柩前,死者家属和亲属用520只纸鹤摆成心形,象征着家人和朋友的爱陪伴他们踏上漫漫征途。


  灵堂两侧还悬挂着死者的艺术照片,供亲朋好友瞻仰。灵堂外设置了照片墙和留言板,方便逝者亲友表达哀思。


  整个追思会在热烈而优雅的气氛中结束。事后,死者家属不断感谢工作人员,李宁忍不住哭了。“这种追思会才是家庭真正需要的”。


  “追悼会对追思会,有好处,最终目的是让家人发泄情绪。”李宁认为,传统的追悼会往往是敲锣打鼓,气氛嘈杂、沉重而压抑,过程大同小异,家属很难静下心来悼念逝者,“就像菜市场一样,乱糟糟的”。在这种情况下,个性化的追思会在明阳山殡仪馆越来越受欢迎。据李宁,初步统计,个性化业务已占明阳山殡仪馆业务总量的5%,但相比之下,承接个性化定制服务的人才严重不足。


  殡葬学院院长的烦恼假期


  每年清明节和寒暑假,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葬学院院长卢军,最怕接电话。


  “卢,院长派更多的人过来。”“卢,院长一定要给我留下更多的人。”.卢军介绍,每年这个时候,殡葬行业都是最忙、最需要人的时候,各大殡葬企业都会打电话找他要重要的人。随着殡葬市场的快速发展,人才缺口越来越严重。


  湖南省殡葬协会秘书长秦友波,介绍,市州14省122个县市和市州政府所在地都有市级殡仪馆。在122个县市中,除36个市级行政区外,86个县市中有90%以上已建成或正在建设殡仪馆,其余正在立项和筹建中。按照要求,每个县都要建殡仪馆。在这种情况下,人才变得极其稀缺。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葬学院成立于1995年,是我国第一个殡葬专业,也是目前中国殡葬行业的领军企业。全国有6所高校开设殡葬专业,每年约有500名毕业生,其中长沙民政学院有300名,占全国的一半。1995年至今,民政学院培养的殡葬专业毕业生遍布全国各地的殡仪馆、公墓。


  “以前,从事这项业务的人都是身体残疾的人。他们被人看不起,只能从事这种普通人忌讳的工作。”李宁说,过去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都是世代相传传下来的,他们世世代代在这个行业工作,这个行业“非常封闭”。直到长沙民政学院殡葬学院的开办和一批批殡葬毕业生的进入,这一行业才实现了现代化和专业化。


  但长期以来,即使是行业龙头长沙民政大学殡葬学院,在人才培养上仍以“一线工人”毕业生为主,长期以来没有明确的创新管理人才培养理念。


  “过去很多人不愿意进入殡葬行业,这几年进步了很多,但真正高素质的人才,包括管理型、技术型、服务型人才,都不愿意选择进入殡葬行业。”秦友波说。


  在此背景下,引领全国殡葬行业发展的长沙民政大学殡葬学院也面临转型压力。


  市场扩张导致的行业混乱


  去年,长沙民政学院殡葬学院教师胡蓉,前往山东承办丧事,其中一件事让她目瞪口呆。


  在司仪的悼词环节,没有司仪,财务部上台。对方穿着臃肿的棉袄,拿着乱码的悼词,在台上结结巴巴地完成主持。这让作为广播主持人出身的胡蓉,看起来非常尴尬。“这一幕真的难以形容。太戏剧化了。”长沙唐代万寿园的司仪殷德九,也看到过这样尴尬的场面:在葬礼现场,殡葬人员无视死者家属的感受,一次又一次地讨钱,“没钱,就没下一道工序”。这种所谓的“民俗”让殷德九,一个新手,很难理解。


  经营了几十年的李宁,经历了更多这样的混乱。随着殡葬市场的扩大和大量资本的涌入,人才短缺导致的行业乱象也随之出现。“我想赚快钱,也在赶市场,但在服务质量上没有下功夫。”李宁说,很多殡葬企业的员工完全是外行。“他们经常以明阳山殡仪馆的名义承接业务,普通人不懂这个,只能让他们杀了他们。”


  李宁透露了一组数据,长沙,市区每年大约有2.5万具尸体被火化,其中只有30%由殡仪馆自己运送,其余一半被“砍掉”赚取差价。“他们通过各种手段获取死者的信息,忽悠家属购买他们的服务。事实上,他们只是‘提着篮子’,最后其他服务都是在殡仪馆购买的。”李宁认为,这种情况直接导致殡葬服务长期处于低端。


  此外,李宁认为,与婚礼策划相比,服务人员的殡葬操作时间非常短。“从死者去世到举行追悼会,策划和运行时间一般不到三天,很多甚至只有一天。”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死者家属还是殡葬从业人员都会选择简单快捷,随大流。


  然而,无论是像李宁这样的一线从业者,还是像民政学院殡葬学院这样的学术界,现在都给出了不同的选择。


  大数据中发现的新服务


  为了提高服务质量,明阳山殡仪馆在今年年初成立了专门的殡葬团队,将以前“无所不能的司仪”培养成专业人员,将七八人的团队扩大到20人。在李宁愿景中,这些司仪将专注于创新和创意功能,为客户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服务选择。


  目前,根据大数据,他们已经生产出了教师、士兵、母亲等不同身份的“殡葬服务产品和流程”。“提前设置好这些产品,根据死者身份尽快准备好类似的服务,既能提高效率,又能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李宁说。


  从市场反馈来看,位于长沙县的长沙,唐人万寿园,已经尝到了甜头。该墓地执行副总经理柏林,表示,目前,在长沙,唐代万寿园的收入构成中,增值服务的比重正在逐渐增加,“以前只有2%,但现在有5%”。在柏林的设想中,未来墓地增值服务的最佳比例应该在20%左右。“毕竟墓地资源有限,光靠卖坟茔不是长久之计”。


  另一方面,长沙民政大学殡葬学院作为殡葬行业人才培养的领头羊,无论是课程设置还是研究都发生了重大转变,“下一步重点将是培养创新型管理人才”。据卢军,介绍,殡葬研究所还在筹备研发国内首个生命体验研究项目,意在做一项公益体验服务,让人们体验从出生到死亡的全过程,从而唤起人们对生命的敬畏。“说到葬礼,大家都会想到与死亡有关的事情,但对于活着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让大家更加珍惜生命。”卢军说。


技术支持: |